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CBDC跨境支付难点何在,比特币对实体经济有好处吗?

原标题:圆桌│CBDC跨境支付难点何在,比特币对实体经济有好处吗

澎湃新闻记者 叶映荷

在疫情催生下,数字化时代加速到来,无论是央行数字货币(CBDC)还是加密数字货币(如比特币)都迎来高速发展时期。

央行数字货币与加密货币将会如何发展?又尚存哪些问题? 未来将形成怎样的支付格局?4月18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的“数字支付与数字货币”分论坛上,多位嘉宾热议数字货币。

央行数字货币:中国从零售开始,泰国从批发开始

央行数字货币可分为批发型与零售型两种类型。批发型主要用于企业间以及金融系统的结算、清算,零售型主要用于日常支付。

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表示,数字人民币的起始点是做好零售,做好零售系统的升级换代。零售系统效率提高是开展其他所有业务的基础。在此基础之上,批发系统、跨境支付操作才具备可能性。

“同时各国发展是不一样的,市场需求不一样,(中国)最大的需求还是在零售系统,主要在国内。”他说。

央行副行长李波表示,数字人民币采用的是双层体系的设计,能够兼容现在货币和银行体系,确保金融脱媒化的风险最小化。李波透露,数字人民币试点很成功,但数字人民币的正式推出尚无时间表。在数字人民币在全国范围内正式推广之前,央行将继续做好试点工作,扩大试点项目范围;进一步完善数字人民币基础设施、生态系统,进一步提升系统的安全性和可靠性;建立相关的法律和监管框架来监管数字人民币的使用。

泰国银行助理行长瓦奇拉•阿罗姆迪提到,泰国央行数字货币的推行思路是从批发型数字货币开始,第二步进行跨境央行数字货币支付,然后对企业推出批发型加零售型的混合央行数字货币。

4月2日,据路透社报道,泰国一位行长助理表示,泰国央行将于明年第二季度开始测试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此后将在未来3至5年内全面实施。 

瓦奇拉•阿罗姆迪称,在零售型的央行数字货币中,泰国也设计了一个双层体系。因为起步的时候考虑到三个问题:第一,货币政策的传导效应以及金融稳定。第二,对金融行业的影响。因为银行发挥着资源分配、信贷资源分配的作用,双层体系优于一层体系。第三,双层体系的设计可能会缓释金融中介有关资产持有、金融稳定性、货币政策实施等方面的一些关切。

跨境支付:不是某一类货币一统天下的做法

随着各国央行数字货币的发展与推进,跨境支付问题成为热议话题。

2月24日央行官网消息,央行数研所联合香港金融管理局、泰国中央银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中央银行发起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研究项目(m-CBDC Bridge),旨在探索央行数字货币在跨境支付中的应用。

瓦奇拉•阿罗姆迪表示,跨境支付是非常重要的环节,特别对于新兴市场经济体来说,例如泰国,能够让泰国和其他贸易伙伴之间保持支付的关系。

2019年,泰国中央银行联同香港金融管理局展开了研究,利用央行数字货币及区块链平台解决跨境支付中的各种问题。

瓦奇拉•阿罗姆迪还指出,跨境支付非常复杂,对外汇管理、资本流动管理都有影响,这些问题都必须要解决。所以泰国现在只是建立了专用的支付走廊,通过试点项目把可能产生的影响放在可控的范围内。

各国央行数字货币之间的跨境协助与互操作性成为焦点。

“一旦做到了互操作性,就能消除格式不同、标准不同带来的困难,而且能够让外汇的交易或者是支付结算变得极其简单,能去探索出一套用央行数字货币进行交易支付的无缝连接的方式。” 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奥古斯汀·卡斯滕斯说。

周小川提出:“各国央行数字货币的互操作性要考虑复杂性。”

他认为,全球是以国家为基础,以国家央行和国家货币制度为基础的体制。因此每个国家有自己的宏观调控,需要货币主权,有独特的汇率,有的国家还有一定程度的外汇管制,这些制度政策并不能轻易被取缔。

“各个国家有自己需求,现在我们可以做长远的设想,未来全球货币可能会向一体化发展,或者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汇率问题和外汇管制问题,但是现在还不行。”周小川说。

他表示,如果各国推行央行数字货币,各国的央行数字货币以本币为基础,在使用过程中除了汇率、管制,规矩也可能不一样。可以利用数字技术大幅度提高跨境支付的方便性,但不是某一类货币一统天下的做法。

奥古斯汀·卡斯滕斯提出了提升互操作性的三条可能性道路:第一,让不同的央行数字货币之间彼此实现兼容性,不同系统对接、互通。第二,建立一些互联性的链路,打造更加闭环的系统。第三,打造一体化的系统,包容不同国家的央行数字货币,放到具有互操作性的框架中。

“作为央行来说,既然在建设本国的央行数字货币,也可以将国际交易中实现央行数字货币的互通作为建设的目标,可以通过央行数字货币的发展解决跨境支付的困难。”他说。

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CEO哈维尔·佩雷斯·塔索表示,其正在建立一个新数字平台,使用变革性技术进行国际账户之间无缝高效的支付对接,以此在不同的货币之间发挥中介作用,希望各方都能够加入系统,包括私营部门与政府部门。

中国正在研究比特币、稳定币的监管规则

从比特币诞生之初,其定位一直处于争议之中。而随着加密货币市场的越来越广为人知,各方对于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态度是否发生了改变?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李波明确表示,比特币和稳定币是加密资产,加密资产是投资的选项,本身不是货币。加密资产将来应该发挥的是一种投资工具或者是替代性投资。很多国家包括中国正在研究,把它作为一种投资工具应该有怎样的监管环境,虽然可能是一个最低的监管规则,但仍然且必须要有监管规则,以及确保这类资产的投机不会造成严重的金融风险。

“我们在想出需要怎样的监管规则之前,会继续保持现在的举措。”他说。

李波还认为,如果想让稳定币这样的加密资产成为广泛使用的支付解决方案,需要更加强有力的监管规则,要比比特币现在的监管更加严格,“将来任何稳定币,如果希望能够成为一个得到广泛使用的支付工具,必须要接受严格监管,就像银行或者准银行金融机构一样得到严格监管。”

周小川补充道,中国特别重视实体经济,无论数字货币还是数字资产都应该跟实体经济密切的结合,为实体经济服务。数字货币因为支持了大量的支付,所以肯定对实体经济非常有好处,而且必不可少。但数字资产到底对于实体经济的好处究竟是什么?目前还存有疑问,所以大家就会持有比较谨慎的态度。

瓦奇拉·阿罗姆迪说:“央行数字货币是由央行发起的,拥有法定货币职能,以及价值储存、价值尺度和交换媒介三大职能,这些是我觉得比特币没有完成的。”

她认为,比特币可以是可投资的资产,但并不是由央行发行的一种可以储值的货币。尽管有稳定币存在,但如何信任稳定性是一个问题,与央行数字货币仍然不同。

奥古斯汀·卡斯滕斯也认为,比特币或者稳定币已经取得了投资方面的性能,确实是一种可投资的资产类别。但是现在还处于发展早期,比特币是否能够建立起保值的职能,从治理的角度各国政府也都在关注这个问题,“现在的数字货币并没有发挥价值尺度、交换媒介和储值的功能”。

不过,他也提到,稳定币在一些特定情况下可以发挥特定的用途,更易于管理。

贝宝全球高级副总裁、中国区首席执行官邱寒解释了为什么该公司做出了支持比特币支付的决定。她表示,贝宝全球是一个开放的平台,目前支持一百多种货币交易,其坚信数字货币会是未来的趋向。在与各国央行的沟通中,该公司看到未来出现基于账户体系的数字货币的可能性,类似数字人民币,也有出现基于分布式架构的数字货币的可能性。对于分布式架构这样的新事物,怎样保证安全性?因此贝宝全球是第一家把加密货币用到实际生活中的公司,希望利用此机会慢慢建立自身的技术能力。

“此外,基于账户体系的数字支付,这方面的研究大家相对比较透彻,后续怎样把这两套体系打通、共存,以及风控落到实地,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贝宝全球做这样的一个工作。”她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体育投注_欢迎您 » CBDC跨境支付难点何在,比特币对实体经济有好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