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苹果终于造车:传统车企是另一个诺基亚吗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高飞  

来源:奇客故事(ID:cybergushi)

2020年对很多公司来说,都是一个很糟糕的年份,但是起码有一部分人不在其中,它们就是全世界的新能源造车新势力。

无论是美国的特斯拉,还是中国的蔚来、理想和小鹏三小强,造车新势力的2020年在资本市场可谓硕果累累。尽管销量还只是不少传统车厂的零头,但是股价已经几十倍、上百倍的飙升,完成了世纪大超越。

以前我们总念叨国产汽车什么时候能够做大做强,这一转眼,小鹏汽车的市值已经和现代汽车业的鼻祖福特旗鼓相当(同为300亿美金左右)。

丰田辛辛苦苦多少年终于从美国手里抢走了全球第一汽车公司的名号,结果特斯拉已经眼看着要反超丰田市值快两千亿美金(特斯拉3900美金市值,丰田1900亿美金市值)。

不过传统车厂的坏消息还没结束,在2020年就要结束的时候,一个传说中的玩家终于正式下场,有确定性的消息说——传了多年的苹果牌汽车再有个两年就要上市了。

不过,与市值上的反超相比,新势力的市场地位显然还任重道远,新旧车厂的销量与资本市场表现成反比,也有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差距:比如丰田一年是上千万的销量,市值更高的特斯拉还不到一百万量,相差近10倍。

对这个情况,丰田CEO丰田章男就很不平衡,说新能源车厂是泡沫。如果全部汽车都使用电力驱动,到明年夏天,日本的电力就不够用了。

但丰田章男这番话没起到预想的作用,倒起了反效果。人们立刻想起了2007年的诺基亚,在苹果刚发布iPhone的时候,以诺基亚为代表的老牌手机公司也颇有微词,但没多久后,诺基亚手机就成了历史纪念品了。

这一次,汽车产业会重蹈手机产业的覆辙么?我们先给一个确定性的结论,答案是不会,理由有三。

理由一:竞争心态不同。

在苹果iPhone发布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个惊艳的产品,但当时还没有人认为这东西会完全颠覆手机产业。

而现在,即使是丰田章男在控诉新能源汽车很难成为主流产品时,他内心也不会真的认为新能源汽车不值得重视。

恰恰相反,丰田在混动领域植根多年,甚至在下一代氢能源技术上也有押注。他的泡沫论怎么看都是在为自己争取发展时间,而不是轻敌。

而让旧势力车厂惊醒就是因为资本市场的动静闹的太大了。

理由二:市场驱动力不同。

和乔布斯的iPhone的产品驱动不同,到目前为止,造车新势力的故事是由资本驱动的。在疫情和经济的双重打击下,全球市场投资有明确的避险需求。于是,新能源汽车和疫苗生物公司,就成了相对有确定性的投资对象。

当然,在中国市场,类似的投资对象还有茅台。在海外市场,还有比特币。

造车新势力的股票本质上和茅台、比特币没有什么不同。

资本市场的估值泡沫,过早的兑现了新能源汽车业的市场潜力。这一方面让新势力有了更多的资金支持,也让旧势力早早从春秋大梦中醒来。

尽管旧势力可能会像丰田章男一样不忿,但是真正小瞧的人已经没有了。

对于苹果造车这事,大众的CEO迪斯就说:

和丰田等传统对手相比,苹果这种手握雄厚资金的科技公司,将给汽车行业带来更大的挑战, “我们期待迎来新的竞争者,他们一定会加速行业的变革,并且带来新的技术。他们有着难以置信的高估值,以及几乎无限的资源,因此我们非常尊重他们。

这样的表态,你不会在第一代iPhone发布时,从其竞争对手那里听到,我援引2007年前后的一些报道如下。

摩托罗拉的时任CTO Padmasree 是这么说的:

iPhone上的任何技术都没有革命性或破坏性。触摸界面、移动传感器、加速度计、变形、手势识别、内置MP3播放器、WiFi、蓝牙的200万像素摄像头,这些都已经在摩托罗拉、诺基亚和三星等移动行业领导者的产品中使用。

微软的时任CEO鲍尔默是这么说的:

iPhone没有机会获得任何重要的市场份额。没有机会。这是一个价值500美元的可替代商品。

诺基亚的时任CEO康培凯是这么说的:

苹果不会对诺基亚造成任何影响,因为诺基亚专注做手机很多年了,同时又有满足任何价位和需求的产品线,而苹果仅仅只有一款产品。

这些话听起来,是不是和大众CEO,甚至和丰田章男的口吻很不相同。

你很容易打败一个轻敌、大意的对手,但很难打败一个愁容满面、睡不着觉的对手。13年过去了,对比大众CEO和当年那些手机大厂玩家的发言,现在已经没有敢低估科技互联网的力量。

理由三:政治环境不同。

乔布斯发布iPhone的时候,正好在2008金融危机前夕,如果50年后再回顾着当时那段历史,那几乎就是经济全球化最后的辉煌了。

2008年之后,金融危机爆发,随后经济下行,导致世界极权民粹势力横行,应该说现在的全球乱象,一切都是金融危机的后续而已。12年了,我们依然没能走出那场困局。

而金融危机导致的反全球化和锁国主义的副产品是制造业(关系着蓝领就业)成为贸易战的焦点。汽车业,作为制造业的支柱产业,自然首当其冲。

地方保护主义的负能量,让汽车产业不太可能再现智能手机产业少数国际品牌一统全球市场的盛况。

与地方保护主义同时兴起的,还有反科技主义。

人们对数据和隐私安全的在意程度,也正处于历史高位,这将相当程度限制新势力的成长速度。地方保护主义和反科技主义,会给旧势力车厂转型升级的成长时间。

不过,尽管新势力很难走出iPhone的成长曲线,他们对传统车企的杀伤力依然不容小觑,比如特斯拉一度已经是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月度销量冠军。

其实,这一切也和传统车企多年来的不作为关系密切,就算没有造车新势力的介入,大众等一些传统车企的口碑,起码在中国市场上,也已经糟糕不是一两年了。刹车门、机油门、A柱门、碰撞门,一点也不比新势力的自燃门少。

市场苦传统车厂久矣。

就像大众CEO的表态所讲,新势力的介入,无论如何也会为行业注入一些新的活力,激活汽车产业停滞多年的竞争,这对消费者而言,总是好事。

其实,现在真正应该担心苹果汽车的人,不应该是传统车企,而是新势力们。

如果拿汽车业与智能手机业对比,现在特斯拉、国内三小强等已是当年的诺基亚,而三年后的苹果,则成了类似安卓系的挑战者,那是新新势力PK新势力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体育投注_欢迎您 » 苹果终于造车:传统车企是另一个诺基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