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三季报透露这些信号 高位的白酒股还能”盲买”吗?

记者 | 陶知闲

随着三季报披露季的结束,申万白酒行业里的18家酒企都交上了自己的成绩单。随着疫情全面控制,叠加中秋节白酒消费,三季度各白酒企业开始展现真正实力。

近日,五粮液(000858.SZ)、洋河股份(002304.SZ)、泸州老窖(000568.SZ)及山西汾酒(600809.SH)等全国性知名酒企股价纷纷创出历史新高,而古井贡酒(000596.SZ)、今世缘(603369.SH)等区域性头部酒企股价,相对而言略显平淡。值得一提的是,近期贵州茅台(600519.SH)的股价表现难言优异。

白酒股股价分化的背后,意味着什么?

高端产品二次提价

业绩的稳定性是今年以来白酒企业股价上涨的基石。长期以来,白酒行业作为“牛股集中营”,备受市场瞩目。今年以来,由于整个市场经济环境存在诸多较为明显的不确定性因素,许多行业受此影响表现的较为脆弱。而具有消费属性的白酒企业,受经济周期的影响较弱;与此同时,行业头部公司获利能力较强,成长属性较好,可以穿越经济周期,因此在经济周期出现波动时便成为市场的“避风港”。

白酒行业已进入存量市场,行业内部呈现非常明显的马太效应。近十年来,白酒行业产量处于“A”字形状态。根据WIND统计,2018年我国白酒产量为87亿升,对比2010年的89亿吨,我国白酒产量十年在走了一个“A”形后又重新回到原点。而2019年我国白酒产量则继续走低,相较2018年又下滑9.2%至79亿升。今年前三季度,白酒产量更是下滑至48亿升,相较2019年的57亿升下滑15.79%。

在存量白酒市场下,头部酒企受益于旗下高端产品知名度所带来的品牌优势,市场份额不断提升,营业业绩增长速度相较行业更快。对于头部酒企来说,消费者长期以来的产品使用习惯,增强了用户粘度,已逐渐形成自身的品牌壁垒,加深了酒企的护城河,维系着公司的利润水平。这种消费确定性带给公司业绩的安全性和稳定性,也给了公司涨价的底气。

高端产品的二次提价催化了全国性头部酒企本轮股价的上涨。按以往规律来说,中秋节后各高端白酒产品因为需求减少的原因,价格会出现短暂性回落。然而今年以来,各头部白酒企业采取“涨价保价”的销售策略以稳定高端产品的终端价格。中秋节后,贵州茅台核心单品飞天茅台市场售价一直稳定在2900元/瓶左右,和节前价格近似。据相关渠道商透露,第八代五粮液出厂价格在中秋节后每瓶上涨50元左右,同时五粮液未来或推出更高端产品,冲击飞天茅台消费市场;无独有偶,泸州老窖旗下核心单品国窖1573出厂价格节后也已上涨50元/瓶,旗下其他中高端产品将上涨70元至150元不等;洋河股份旗下高端产品“梦6”将全面升级为“梦6+”,除了净含量提升外,其价格也水涨船高。需要指出的是,这是头部酒企旗下高端产品今年来的第二轮涨价。此前的端午节,部分酒企产品便已经掀起第一轮涨价潮。

本轮白酒涨价仅限于高端产品线的涨价,并非整体涨价。以核心单品主要为中高端白酒的区域性酒企为例,由于旗下核心产品已经经历了此前第一轮白酒涨价,受制于产品竞争力及消费群体价格敏感度等问题,“跟不动”此次第二轮白酒涨价潮。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本轮白酒股价上涨,全国性头部酒企股价纷纷创出历史新高,而诸多业绩优异的区域头部酒企股价显得后继乏力。

行业分化来临

白酒行业目前的核心关注点已经从业绩转向估值。从历史数据来看,目前各酒企估值都处于历史高位。以申万行业白酒市盈率为例,目前行业市盈率接近50倍,处于十年来最高值。

业绩成长性能否匹配高估值将是支撑未来酒企股价的核心因素之一。本轮酒企的股价上涨呈现明显的分化态势,和年中的集体新高并不相同。

贵州茅台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695.75亿元,同比增长9.55%;归母净利润338.27亿元,同比增长11.07%。而第三季度单季度净利润同比增幅仅为6.87%,增速已连续两个季度放缓。受此影响,本轮贵州茅台股价并未创出新高。

五粮液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424.93亿元,同比增14.53%;归母净利润145.45亿元,同比增长15.96%。这也是五粮液自2016年以来,连续19个季度保持营业收入连续实现两位数增长,尤其是今年特殊的背景下,显得更为难得,这也促使了公司股价于近日继续创出新高。

洋河股份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89.14亿元,同比下滑10.35%;归母净利润71.86亿元,同比增长0.55%。从表面看,洋河股份的成绩单难言优异,然而从第三季度单季度来看,公司营收及净利分别同比增长7.57%和14.07%,为近5个季度以来首次同比正增长。受此影响,公司股价也略微超越泸州老窖,位列酒企第三。

泸州老窖今年的业绩依旧优异。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16亿元,同比增1.06%;归母净利润48.15亿元,同比增长26.88%,第三季度单季度净利润更是同比增长52.55%。同时,山西汾酒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03.74亿元,同比增长13.05%;归母净利润24.61亿元,同比增长43.78%,第三季度单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69.36%。

相比全国性白酒业绩的快速增长,各区域性头部白酒则弱势许多。

以口子窖(603589.SH)为例,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26.87亿元,同比下滑22.47%;归母净利润8.64亿元,同比下滑33.35%。第三季度单季度净利润更是同比下滑5.86%,为连续三个季度同比增速下滑。公司股价和头部酒企相比,显得较为弱势。

如果说头部酒企滋润,“腰部”酒企企稳的话,那尾部酒企已陷入亏损的窘境。

金种子酒(600199.SH)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6.63亿元,同比下滑4.3%;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05亿元。需要指出的是,公司去年便亏损1.9亿元,如果今年再度亏损,则面临带帽风险。

白酒行业的估值现在并不便宜,而行业内部的分化也已打破了往日的平静。白酒企业随便买的时代或已结束。

(原标题:财说 三季报透露这些重要信号,处于高位的白酒股还能“盲买”吗?)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体育投注_欢迎您 » 三季报透露这些信号 高位的白酒股还能”盲买”吗?